全新的教會體驗6:在攝理教會這幾年來的回憶錄  

人生的轉捩點,18歲成年的禮物,唯有感謝,感謝,再感謝:)

照片:韓國大田的月明洞教會,來源:wmd.god21.net

2007年:

回想過去這幾年來真的很奇妙,從一個生在民間信仰家庭的人,成為家族中第一個來到教會的人,當然網路上或透過很多教會的弟兄子妹都會見正自己歸主的經過,很多人也是從各式各樣的宗教、各式各樣的環境,奇妙的相信了主。只是真的沒想到自己也是那一個,而且自己還是曾經很討厭教會的人。

過去對教會的印象就是很強勢,騙人來相信神。為什麼會這樣覺得呢?因為小時候去家裡附近的教會,教會說要找我來吃BBQ,結果BBQ都還沒吃到,就帶我看聖經、要我悔改... 我從此記恨記到了現在,再加上常常就會有教會的人們在路上傳道,一定要跟你說些什麼,跟直銷一樣討厭,甚至也聽說很多人莫名的就受洗通過?所以我對教會有非常多的陰影,看到教會的人絕對都避得遠遠的。

在十六歲那年,不知道哪來的感動,總覺得要在十八歲之前要做些什麼,感覺十八歲就是一個階段的轉換,所以十六歲時就開始打工、參加紅十字會的晨泳,也規劃要補習考試等。

那我之前都在做什麼呢?我每天都在家裡打電腦,三餐只喝巧克力牛奶,幾乎廢寢忘食的將時間寶貴的使用在玩遊戲上面?那時媽媽覺得我在這樣下去不行,應該要讓我去外面動一動,就找了爸爸帶我去報名紅十字會的游泳班,但是因為那個幾乎可以說算是免費的,所以時間特別早(對我來說,早上5點),如此我開始調整了我的作息,養成了我早起的體質,而我爸爸是本來就很早起游泳(爸爸是游泳選手),所以對他來說很正常。

2009年:

在將近兩年中,我的生活從每天三餐喝巧克力牛奶、整天廢寢忘食打電腦的生活,轉變成,稍微開始吃正餐,且因為游泳後體力變好,電腦打的更起勁,只是因為游泳完很累,所以睡覺時間就變長了。再來,因著去游泳而接交了很多好朋友,所以大家都很常約出來,漸漸的我開始走向戶外,另外,看著朋友們各個都擁有專長或在社會上有地位,我也漸漸的開始規劃我因該要好好來念個書,所以在滿十八歲的前幾個月,我報名了菁英英語補習班,也開始積極的參與各式各樣的戶外活動,其中我也報名了福智青年的生命成長營,還為自己規劃了個人的旅遊行程,跑遍台灣找親戚交流等等。

很快的在2009年,我就要準備迎接我的生日了,某一天在補習後返家的捷運上,我看著時間管理的書,那時因為行程滿滿,但是我覺得感覺超棒、超充實,想要更積極的燃燒我的青春,所以對於時間的安排與應用特別感興趣,那時就有三位哥哥過來跟我說話,其實我還來不及反應,因為我超討厭陌生人(怕人跟我推銷些什麼),尤其傳教士(教會的弟兄子妹),所以我一定會避開,但是那時因為我看得太專心,邊看邊研究自己該怎麼做。所以他們(攝理教會的哥哥們)就過來跟我說話了,他們分別在三種不同類型的行業上班(醫療、演唱會特效、攝影),而他們跟我介紹攝理三十個論中的一堂是關於時間管理的課程,我看他們好像都是很忙的人,他們卻都一致推薦給我時間管理的課程,所以我覺得應該是可以相信的,但是其實我還是很不放心(畢竟社會上問題的案子太多),這時我要下車的捷運站已經到了,我急忙要下車,而他們也跟我留了電話,我本來是要留假的電話,但是我怕我不小心少寫或多寫一個號碼會被發現(因為從來沒有人跟我搭訕過,還跟我要電話),所以我就不小心留下我真的手機號碼,我就這樣開始跟攝理搭上了線。

攝理教會的哥哥們邀請我來聽上次他們推薦給我的時間管理課程(30個論:日月停止),當時因為我都還持續的有在晨泳,所以我希望的時間是比較早的,我跟他們說我都很早起來,而其他時間我要忙所以希望能約早一點,他們卻跟我說多早都可以,當時因為晨泳(到了救生員甚至更高級的課程,紅十字會的游泳班時間以位置的關係,相對的已經調整到甚至4點就要起來的地步)的關係,所以我就要他們給我最早的時間(我本來想著要看好戲的心態,看你們能多早),所以第一次我去到攝理教會是早上六點,我本來想說他們因該剛起來吧,但是我到了時候發現,好像很多人都已經起來在活動了,而且到了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是教會。

第一次幫我上課(聖經話語:三十個論)的哥哥他是跳啦啦隊的,也有在教會中唱合唱團,他的嘴巴好大,這是我對他的印象,才剛到他就請我看一段故事,是關於約書亞前往迦南地征戰的其中一場戰役(就是約書亞向神禱告,希望能夠日月停止,藉此才能打贏那場戰爭,後來神動工,透過冰雹砸在敵人們身上,殺死的比約書亞的軍隊所殺的還多),其他教會大多是教導太陽真的停止了,因為神的大能。但是攝理教會教導我的是,就如聖經上所說:「天上將下冰雹,所殺的人比約書亞的軍隊還多」,所以約書亞以為太陽真的停止了,因為戰爭很順利的結束並獲勝了。這就是在教導我,若想要在自己生活中,妥善的使用時間並像約書亞一般興起日月停止的神蹟的話,要禱告,請神動工幫忙,而神也會按照環境條件來幫助,就像約書亞當時的環境就是適合降下冰雹的環境,而且目的就要打贏那場戰爭,所以神就這樣察看一切狀況後,賜下最好的祝福、給予最合宜的幫助。

原本我是很討厭教會、聖經的,但是我不懂為什麼我這次沒有任何排斥的感覺,甚至我對聖經開始產生好奇,我想要再聽聽看其他內容。第一次去時,攝理教會哥哥們帶我看看教會,教會不是很大,在地下室。

第二次我又來聽課了,這次時間也是一樣六點,我以為這就是他們最早可以的時間了,但是他們總是好像已經起來很久的樣子,所以我對他們更早的時間產生好奇。這次是另外一個哥哥幫我上課,有兩個小孩子,邊上課時還邊在他的身上爬來爬去,我覺得很親切,只是聽說這位哥哥過去的個性很討厭,哈哈,但是現在變得人超好。

這次上完課,我就很想瞭解還有哪些內容我都很想參加,所以我就知道了,原來他們會先晨更禮拜(會有禱告跟聖經話語的時間),在更早的時候(我聽課之前)。所以我就想要參與攝理的晨更禮拜,一方面因為我不覺得他們(攝理教會)可以這麼早起來,所以我想挑戰他們,尤其是邀請我來的哥哥,我覺得他們應該沒有辦法那麼早起來,所以我就想參加晨更禮拜一探究竟。

第一次參與攝理教會的晨更禮拜時,很特別的是,過去我是因為游泳而讓我精神變好,但是那是短暫的(有點像興奮那種,剛運動完靜不下來那種 XD),很快就會很累,但是每當我參加完晨更禮拜,我會感覺我充滿精神,而且是持續一整天,那種精神是讓我感到很有活力、動力,心情很好的感覺(我那時還以為是不是教會放了什麼毒品讓我上癮之類的),哥哥們跟我說這是因為我裡面的靈過去都沒有跟神見面,所以都沒有力氣,但是一旦跟神見到面,就會充滿活力進而影響到肉體,我覺得超酷的!而且常常聽到話語說清晨跟神見面很重要,所以我非常的積極參與清晨跟神見面的時間,因為我的確非常有實體感的感受到變化。

之後因為時間很忙,參與研討會、補英文、福智青年大專班後陸續有很多保溫的活動等等(那時總是還會找很多充實自己的活動),且那時我又迷上新出來的遊戲,所以就不太想聽課,那時攝理教會的哥哥就約我可以來聽聽二部的主日禮拜(比較簡單、簡短),因為每次不管是聽課(聖經話語:三十個論),還是來做禮拜我都覺得得到、學習到很多,且很有趣,但是我玩電腦已經玩了十幾年了,所以基於遊戲上癮,我內心就產生了拉扯,又想玩電腦又想去教會,這時候我開始試著禱告了(這是我第一次請神引導我,在那之前,我都像是在拜拜一樣跟神說話,請神賜給我智慧﹑聰明、祝福之類的),後來我發現,我只要走出門就好了,只要走出門就可以離開遊戲(這對很多人來說可能很簡單,但對於我這遊戲上癮的人,是非常大的一的突破)。

當時正在讀五專,緊接著就開始進行畢業專題的製作,時間就更緊迫了,很多活動都被砍掉,教會的也是。反而當時比較有在持續活動的是福智青年,因為他們很積極的邀約我活動,且那裡的老師對我很好,所以我還陸續的參與了研討班以及其他幫忙營隊的活動。但是那時我心裡一直在想,我只想要去一個地方(攝理教會或是福智青年),我想知道到底神比較厲害還是福智青年的菩薩比較厲害,我只想要跟比較厲害的。

後來我透過讀聖經的方式解開了我這個疑惑,因為聖經中總是記載著耶和華神是如何除去其他的偶像,所以我越讀經就越覺得耶和華神,好像真的利害很多,一切都在祂的掌管之中,主管了一切勝敗,所以當我越讀經就越發現耶華神真的很厲害,因為聖經不是故事書,是歷史書,所以只紀錄事實而已,尤其來到攝理教會學習後,更明白這一切不是神話小說。且隨著科學的進步,陸陸續續的都證明了聖經的真實性,目前還持續的驗證中。

當然很多人很討厭神,像是我過去也是,我是因為不認識而討厭,別人是因為覺得神很獨裁,不能讓以色列人接納別神,又或者覺得神很常降下災殃審判人,或者一戰爭就滅了其他族人之類的。但是藉由學習聖經並多讀經,才漸漸瞭解到神的心情,像是父母擔心子女的心情,例如:不讓子女玩太多電腦,雖然電腦有很多優點,但是在子女的尚未能夠很好的操作運用電腦資源,反而會害了子女一般。在攝理中越學習,就覺得自己與神越靠近,一切的疑問都被解開了。

在福智青年,我學習到了要吃有機的蘇果是比較健康也愛地球的、要感恩孝敬父母、還有人有靈魂,然後就是很多的拜拜以及念經,以及師傅開釋,然後我也參加到福智青年的全國聚會,在聚會結束後,有位師傅他會方言,很多人都要錄他用方言說話以及跟師傅說話,他們說這樣是很好的,而在那之前(參與福智全國聚會前)我已經在攝理教會聽到很多人都用方言在禱告,所以當時聽到時我並不會覺得很奇怪。

只是因為我過去有太多時間浪費在玩遊戲上面,所以其實當時的我不太能分辨宗教的功能,他們教什麼我就學習什麼,能學習我就覺得很棒、是好的。但是後來漸漸瞭解越多的時候,才發現其實滿多東西都不一定要到透過宗教團體來學習,至於關於靈魂的部分,我覺得攝理教會教導的仔細非常多,深入又清楚,不過這是後來才慢慢的明白的,當時還不是很明白。

後來在2009年底的時候,因為我那時很忙幾乎沒辦法參加太多攝理聚會,在年底的時候,有一場是朝恩牧師來到台灣,那是攝理的全國聚會辦在臺大(台灣大學)的新體育館,哥哥就邀請我參加這個聚會活動,那是我第一次參加攝理那麼大型的聚會,到場時聚會還沒開始,大家都在禱告預備待會的聚會,那時我有一種很喜悅的感覺圍繞著我,那時看到、聽到很多人在用方言禱告,就像是我在福智清前那看到法師在用方言說話一樣(他們說:這是靈的語言),但是比起福智青年的法師,攝理教會中幾乎每個人都會方言禱告,我覺得超酷的。

聚會過程中我最有印象的是攝理管弦樂團的規模非常大,他們歸榮耀給神的感覺像在天國,很神聖、莊嚴、很明亮的感覺,我深深的被吸引了,我陶醉在那音樂當中(那時我才發現其實我很喜歡音樂、藝術),但是我知道這種規模可能只有大型聚會才看得到,所以我也有心理準備回到各教會的時候沒辦法在看到這樣的場景,所以我深深的把這樣的畫面刻在腦海中。

2010

到了2010年上半年,是五專倒數第二學期,也是畢業專題要發表、完成的學期,當時更加的忙碌(因為我們有換指導老師,而且還另外報名參加了全國大專資訊專題的比賽),但是還是有持續的參與福智青年的活動以及研討班,所以就沒什麼花時間去攝理教會聽課(30個論)、禮拜,但是有持續的去攝理教會的晨更禮拜(因為我覺得晨更禮拜感覺很棒,每天去聽話語、清晨禱告,一整天就會充滿活力予喜悅)。

就在有一次清晨禮拜後跟攝理教會的哥哥們一起吃早餐,我提出了我的問題:我不知道到底那個神比較厲害,我想跟隨比較厲害的神來學習。那時哥哥就給我個建議:你可以試試三個月,在這三個月當中只相信耶和華神來過生活看看,我神經滿大條的,當時的我對神很無感,所以我就這樣來試試看了。所以從這個早餐吃完之後,我就沒有再去福智青年到現在了,哈哈(當然這是我自己選擇的,因為不論是在環境、生活習慣、人際互動、年齡層、還是所教導的內容都大勝阿!) XD

我開始單單只有仰望神的時候,我感覺禱告變得很容易被垂聽,而且甚至比我所想的更大的成就了。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我來教會之後,禱告就有一直被垂聽,只是因為我沒有用心去感受。

首先我先禱告試試看,就是有一門五專的課,那位老師被班上同學討厭,而老師也很不以為意,常常跟班上同學吵架,甚至我們稱他為大刀老師,因為他當人也特別兇狠,會刷班上2/3的學生,所以其實學生也很怕他,又恨他。那天我就是著禱告,因為我是班長,每次上課都被搞得很尷尬,夾在老師與同學之間,我禱告希望這堂課,同學與老師可以至少不要吵架,就安安穩穩的上完這一堂課,不然我真的難做人,每次上課每次吵架,我都快精神分裂了。那次上課,3節(3個小時),禱告過後不但沒有吵架,居然!!老師還跟同學玩在一起(跟同學互開玩笑,整個班上很歡樂,我傻眼)?至從那次禱告後一直到學期結束,沒有再吵了...

再來就是有一次時間上的禱告神蹟:那是一個接近畢業專題展覽的一場全國大專的程式比賽,幾乎時間是卡在一起的,而那時又很忙,專題又只有自己做(因為同學們不會寫程式),所以量非常的大,怎麼趕都還是有界線,終於到最後一天,眼看程式差不多完成,下午五點郵局關門,要郵寄報名相關資料、文件、DEMO光碟,但是我到早上還在寫程式,且已經沒睡2天,我看路上黑色的東西會變成墨綠色(淺的),很感謝神的是,因為神的動工,所以我的程式能在這天早上止剩下一點點就可以完成了(每一個大的功能可能要花我兩三個星期來研究突破,但是因為神的動工,我在短短一個星期趕出了軟體中的三大功能),我已經蹺課好幾天了,今天也沒辦法去上課,就蹺課趕程式,眼看時間已經到了下午,那時我的程式還沒完成(哭了,來不急報名了,還要印文件、錄DEMO影片、重要的是程式還沒完成)。

還記得我去攝理教會聽的第一課(三十個論:日月停止,提到約書亞在戰爭中向神禱告,希望神能讓太陽停止,因為那裡的環境對以色列人不利,尤其天黑就會處於劣勢,但是神動工,降下大冰雹,殺死的人數比以色列人所殺的還多,所以約書亞就在太陽下山前就打贏了那場戰爭),但是其實我已經禱告了好多次(所以也很順利的寫好了很多功能),我真的不知道神接下來還能怎麼幫我,因為還要去印文章跟錄軟體的DEMO影片,那時大概是下午一點多,我向神禱告請神與我同在,才過沒多久,就有我的同學、還有同組專題的同學來找我,因為我也沒跟他們說我缺什麼,沒想到他們就分工合作,幫我把文件的部分都搞定並去輸出,也幫我買空白的光碟。

隨著時間已經來到4點半了,我終於把程式大功能都完成了(沒時間整合了,只好每項功能分開運作)。眼看半小時內要在郵局關門前去寄掛號,時間上滿緊的,因為才剛寫完程式,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還要想如何把這尚未整合的程式錄製DEMO影片?我就持續的向神懇求引導與帶領,那時就想到可以稍微看一下別人的教學影片都怎麼做?剛好上網查到的那一個影片的呈現方式非常簡單,我就依樣畫葫蘆的趕出了我的軟體DEMO影片,不過時間已經剩下10分鐘,燒錄光碟又不是很順利,那時差點把電腦給砸了(還好沒砸),突然有位同學想到好像有些郵局有到六點,天阿!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我們就趕快查哪些郵局有到六點是我們可以去的,最近就是公館的,我們就順利的將比賽資料寄出,事後也很順利的入選進入全國的比賽,這個比賽也辦在臺大的體育館中,真的很感謝神,我們大家都好高興。

在畢業專題忙完後,我就開始恢復去攝理教會聽聖經課程(30個論)了,當時有30個論,然後又有20課論、甚至戰鬥10課都有,恢復聽聖經課程的時候是核心20課論,只是我上課一直打瞌睡,我唯一沒有打瞌睡的是其中一堂三十個論聖經的課程名叫:創造目的。

上了創造目的這一堂課,我從來沒有想過神會愛我們人類,在我的觀念裡面,哪有宗教跟神之間有愛的關係?才想起過去總是聽過神愛世人、耶穌愛你之類的,但是我一點感覺都沒有。而在聽這一堂課時,我竟然流下了眼淚,原來神這麼愛我,呵護著我,既使我不認識他、不相信他,但是他還是看顧著我希望有一天我會明白祂愛著我。這根本偶像劇的情節吧?我太驚訝了,我一直流淚一直流淚,那時候我更積極的想要瞭解攝理教會是怎樣的教會?為什麼可以把神的心情教導得這麼透徹,而且我居然會感動到哭,我不明白。

來到攝理後我就覺得我變得跟神很靠近,每天都好快樂好喜悅(雖然攝理的弟兄子妹不一定讓我很喜悅),但是攝理教會每個話語聚會、聖經課程所教導的內容,解開了我很多好奇與疑惑,也讓我更深入的認識神,所以我好喜歡聽話語,我積極的問我還有什麼聚會能夠參加,很好奇還有什麼話語能聽,每次話語總是讓我感到驚訝,突破我對宗教、神既有的認知,讓我又更進一步認識神,知道該如何跟神相處、對話,一起過生活。而且因為我覺得禱告很容易被神垂聽,比起從小到大去過各式各樣的廟宇,在家照三餐拜拜菩薩還要靈驗,所以我開始也不拜拜了。

大概接近2010年中的時候,家人因為發現我越來越常去教會而開始注意我,尤其是我的阿嬤,因為親戚還有其他宗教的(自己家裡道教、佛教、天德堂,又一貫道,尤其一貫道的親戚特別的反對)。關於一貫道的親戚,之前有次我約他們的小孩去教會的出遊,結果去到一半被叫回來,親戚還超生氣的...,而我剛好又是家裡的長孫,阿嬤怕家族以後沒有人傳承香火、拜祖先,所以很擔心,還請親戚門要來跟我好好的談一談。那時我超怕的,請神保護我。結果因為日期一直喬不攏所以就做罷,感謝神...

另外就是在這年,2010年,還記得我第一次看到鄭明析牧師(是我人生的老師)的照片,很奇怪的是我又流淚了,我不是很愛哭的人,甚至我是不太會哭的人。但是我看到鄭明析牧師的照片時我哭得很厲害,突然感覺我好像跟牧師見面了?我也有一種過去得辛苦得到安慰的感覺,真的是非常特別的經歷。

我感動的點在於,我看到鄭明析牧師臉上的皺紋時,我覺得牧師是實踐的人,是說到做到的人。為什麼這點讓我特別感動呢?因為對我來說,我在來到攝理教會前,其實我對人心是非常不信任的(就像我前面提到我在剛跟陌生人相遇的經過,我心中的想法總是想逃避、離開),總覺得人們都說一套做一套,表面一個樣,背地裡又是一個樣。但是我看到鄭明析牧師的時候,我的感覺是這個人是實踐的人,看著他的皺紋,我感受到他強大的實踐力,說到做到的決心。但我不知道我哪來的感覺可以這麼的確信(或許是聽了很多鄭明析牧師所教導關於神的部分,並說明牧師跟神相處的經過,那樣的執著與堅持吧?)。我從來也沒有這樣的感覺過。

還有,就是我常常在攝理讚美神的時候,讚美這些攝理教會所做詞作曲的讚美歌,總是讓我得到安慰與喜悅,不知道為什麼,我怎覺得在攝理中,不管做什麼都跟神很靠近,讚美也感受到神、跳舞也感受到神、運動也是、做任何的事工都是如此。好像神就時常在我們身旁一般(攝理也是教導我們說神就是這麼的靠近,可是我又不能確定這就是神,但偏偏我就是哭得很慘,很感動,過去也都不會這樣,平常唱流行歌就算很感傷、心有戚戚焉也不會這樣流淚或感動)。

漸漸的,因為很常參與攝理教會大大小小的聚會,所以就有弟兄姊妹問我要不要決志信主?(在攝理教會稱做通過式、在其他教會好像叫做受洗?)但其實我心裡很複雜,因為雖然從攝理學習到很多,也感受得到很多神的動工,另一方面則是家裡都沒有去教會(其實這個對我來說還好),但是總覺得要通過(相信主,成為基督徒,我以前最討厭的基督徒...),就還是有點不安,還是感覺會怕怕的,但是也不知道在擔心什麼?因為對我來說,若我決志信主,讓很難有人再動搖我,因為我既然要相信了,我就會豁出去,不管別人的流言蜚語,所以我遲遲無法下定決心。我一直禱告一直禱告,但是都沒有得到強烈的感動,我好猶豫。攝理教會的弟兄姊妹都跟我說,畢竟這是不能勉強的,就看我願不願意,就像是男生在向女生求婚時,等女生說我願意一般,這種事情勉強不來。

我細數著過去經歷神引導我的點點滴滴,遲遲沒辦法下定決心,突然有一天,有位哥哥問我,這星期通過怎麼樣?(那星期是區會的聯合聚會,好像是全世界攝理教會各教會連線直播的話語聚會?的樣子),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了,所以我在2010年成為攝理教會的一份子,我到現在沒有任何的後悔,反而我很感謝那時做出了對的決定(我不是被逼的 XD)。只是我為什麼會答應要通過呢?我只是覺得我因該要為了我自己的未來勇敢一次,不要怕錯,反正若真的錯了再離開就好了,反正離開也不會怎麼樣,就是不去參加聚會、活動而已,哈哈(這是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沒想那麼多,就是覺得要豁出去一次)。

雖然我當時通過沒有特別的感動或者認定些什麼(但是就是特別多體會跟經歷神蹟還有感動),但是我現在覺得攝理教會是經得起考驗的,當時以我自己的層次看不太出來,但是看久了,也在過程中比較後才知道什麼是比較好的(自己慢慢的成長,也經歷接觸了更多後,漸漸能夠分辨,看得出來攝理有的聖經話語,別人沒辦法講的那麼清楚、詳細、透徹,沒辦法令我那麼感受得到神、認識神,甚至讓我養成與神一起生活的體質,時常呼喚神、尋找神、與神討論,真的很幸福)。

通過後我在攝理中參與很多的活動與培訓,例如合唱、音響、視訊、資訊、插花、排球、足球等部門,跟他們學習、交流,也讓我累積了非常多的實務經驗,也有跟攝理教會一起住,更靠近攝理的生活。也越來越多機會接觸到攝理教會的前輩們,才漸漸的更瞭解過去攝理的文化與生活。過去攝理還小的時候,鄭明析牧師總是帶著大家一起玩、一起爬山、一起運動,各式各樣的活動,是很有趣的,只是現在規模越來越大,沒辦法大家玩在一起,也因為攝理人越來越多,反而變得大家比較生疏了(這是我們應該要再努力,彼此要更找回攝理的味道),因為攝理是個大家庭:)

來到2010年年底,這時候因為我要準備畢業了(畢業專題發表結束),接著就是在畢業前要升學的問題,當時我一直向神禱告,懇求神引導我走上有旨意的道路,該不該繼續唸書?還是就去當兵呢?因為我不喜歡唸書,所以當時我有去報考台科大的轉學考,但是因為我不愛唸書,所以我轉學考只找不需要考試的學校,單純看被審資料,那時候就是台科大的轉學考沒有考試。

只是因為台科大跟我的曾度差很多,我很怕我到時候會影響我的信仰,所以我一直禱告,希望神能夠引導。當時很感謝神,因為我都有在教會學習,所以作品跟經驗特別多,也在學校考到非常多的證照,而當時教會的哥哥姐姐們也幫我一起製作備審資料,所以我很順利的準備了很充足去報名。而我自己也每天到台科大禱告,希望若有旨意,我真的很想上台科大(臺灣科技大學)。

台科大的轉學考放榜了,我備取一(取一備二)!!而且正取沒有放棄,崩潰,差一名而已。所以我想說,那就因該要去當兵了吧?因為我只報了這一間,其他學校的轉學考都要考試,所以我就這樣要準備當兵了,只是還沒畢業,所以還有很漫長的一段時間(大概是半年左右)。

原本要去當兵,但是神的引導真的很奇妙,居然有議員剛好來我們家作客,好像是為了拜票?聊天過程中得知我要準備去當兵了,議員感到很驚訝,因為我念五專,畢業才大二的年紀(且我又有早讀一屆),他覺得很可惜,所以他打算幫我弄近一間學校?XD 因為照理說轉學考結束、報到結束,差不多每一間學校都錄取完了,就都截止了,但是因為議員跟學校有認識,所以就幫我關說了一下,且他也有看我的被審資料,覺得我很不錯(甚至找我去議員的團隊一起做事),所以極力推薦學校可以收我,讓我繼續讀完學士(五專畢業是副學士,希望能讓我把學士唸完,補五專缺的另外兩年),所以很意外的我到了另一所科技大學繼續了學業,就沒有去當兵了,很感謝神的引導,但當時的我不知道神這樣的引導是有更大的祝福在等著給我。

2011

不知不覺就到了2011年,在今年的農曆過年後,我第一次去到攝理在韓國的月明洞教會,真的好大哦,是室外的,過去的月明洞是只有土與石頭的山坡,現在則是有蓋石頭造景還有池塘、涼亭、草皮等,看到月明洞過去與現在的照片真的差好多,真的令人難以置信,可以參考月明洞的網站,看過去與今天的對比(http://wmd.god21.net/)

通常攝理教會都會有組團一起去月明洞,若有想要參加就可以一起去,四季都有,因為四季的月明洞都不一樣,都有不同的風貌。在月明洞教會也有很多大型聚會活動,攝理教會跨國的運動會、聚會,除了會在各國家舉辦外,大多也都會在月明洞舉辦、進行。雖然我第一次來到月明洞,看到過去跟現在差很多,但是比起現在(2015年),又完全是另一個層次,攝理人常常說月明洞每年都會有嶄新的變化。

月明洞是位於韓國大田地區的一個山區,而這裡現在被開發成在大自然中的聖殿(自然聖殿,或稱月明洞靈修園),之所以要開發這裡,是因為鄭明析牧師向神禱告,希望找個教會可以定居下來,過去鄭明析牧師在傳道時還沒有教會,漸漸的人數越來越多,但是一直光靠租場地辦聚會已經不敷使用,所以請神引導,當時神就引導鄭明析牧師到月明洞這個地方,將這個山谷開發成大自然中的教會,可以盡情的歸榮耀給神、大聲的讚美,所以月明洞就這樣誕生,也就這樣開始開發了~

而今年剛好是冬天來月明洞,在韓國月明洞是會下雪的(台灣那時沒有下過雪><),所以沒看過下雪(土包子)的我總是想看到下雪,不過很不幸的是我們去的時候已經正逢退冰的期間,所以當地人都說不會下雪了,那時候我們向神禱告,因為那時剛好再過幾天就是情人節,所以我們教會的牧師就向神懇求,希望能降雪當作情人節的禮物給我們(哈哈,我們真的人期盼下雪阿~)。

就在這情人節當天,我們就跑到較山上的地方(背陽面),有些雪還沒融化的地方,我們就在那裡玩雪,想說玩玩就要回台灣了,我們互相撒雪、拍照,假裝真的有下雪的樣子,結果就在我們玩著玩著的過程中,真的雪降下來了,起初我們沒有發現,當雪越下越大的時候我們才發現,真的下雪了,那時候我們都快哭了,在情人節當天,就那麼一小段的時間(不清楚維持多久,大概也就一個小時內),我們看到了下雪,真的覺得神真的是太浪漫了。 

在今年我從我的五專(中國科技大學)畢業了,也進入了新的科技大學(東南科技大學),很感謝神的安排與引導,我們班導師人超好,都還沒開學就先打電話到我們家關心我這個轉學生,且班上同學也都對我很好(過去的我個性很孤僻,也有很多討人厭的個性,但是我到教會後修造了很多,或許這有很大的關係),通常轉學生都會跟班上相處不是很好,但是因著神的引導,我覺得跟大家相處超棒,我還當上了班長,甚至在拍畢業照的時候,我負責帶大家一起去校園中各個地方拍照。

我很感謝神的動工與引導,讓我遇到這麼棒的科技大學,因為我覺得這裡環境超棒(很多漂亮的地方,比起中國科技大學,台北校區),雖然遠了一點(在深坑),但是不管到教會還是到家裡都有直達車,尤其是到教會,還有10元校車,我覺得這真的是神的動工,因為我去學校時,這個10元的校車是剛開通的(這一學期),而且只有兩條路線(現在2015年就已經變很多條),而這路線就是在教會門口下車,我覺得這太扯了,唯有向神獻上感謝,因為我很不希望我換到哪裡會讓我的信仰死去,會跟神再次脫離關係,這是我很擔心的。

若說要巧合也是可以,但是接觸攝理教會以來,太多的巧合持續的發生,很多上述認為是神的動工,或者接下來我還要說很多神的動工,或許我們都可以稱它為巧合,或說是我自己腦補,但是,我沒到教會前就沒那麼幸運,甚至我覺得我是沒有可能得到這些幸運機會的人,因為我總是覺得我很衰,但是漸漸這樣的觀念改變了,就是因為我開始跟神一起度過生活,我的人生就完全的轉變了。

有一次走在校園(東南科技大學)中,我發現我好像變了一個人?好像不是原本的我自己了,我現在變得好快樂,跟人相處融洽,而且我感覺我的能力各方面都在快速提升當中(知識、技術、理解能力、學習能力等),我感到很不可思議,我好像得到了某種能力(攝理教導我關於這部分,這就是恢復身而為人該有的價值、恢復人與神之間的關係,就是所謂的復活,也會因此發揮出人被創造以來該有的所有機能與價值,這是每個人都應該要有的)。

我也回家問我家人,我的家人也這麼覺得,的確,跟以前的我差很多,現在的我讓他們覺得放心(以前只期盼我不要混幫派、吸毒)。我知道,這不是一朝一夕就變成了,這是我一直以來修造改變的成果,不斷的學習、接觸、經歷,所以我真的很感謝我來到了攝理,這裡給了我很多幫助,既始有很多辛苦的地方,在剛開始很不完全時的磨合期間。

在東南科技大學的第一年即將結束時,因為之前備取一有點遺憾,所以打算再試試看有沒有機會,搞不好這次就可以上了,而且因為又在東南科技大學以及攝理中多增加了一些經歷與作品,所以想說這樣更有機會吧!很不幸的,這次取一備二,我是備二,所以還是沒有轉學成功,不過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因為我也只是想要試試看而已,當然也持續的禱告,請神引導我的人生與未來。

很快的因為我是轉學考(插班大學,插大三),所以很快我又要開始做畢業專題了,這次我已經學到五專的經驗,要找會做事的組員才不會這麼累,所以這次我找的組員都是會做事的,但是我碰到的難題就是大家喜歡的不一樣,所以我們專案主題很難定,但很感謝神的是,因為在攝理中常常也有這種溝通上的課題,所以我就按照我在攝理中的經驗,我們找出了大家都有興趣或願意一起做的題目,就是關於拍照,而很感謝神的是,剛好那時YouTube有新的功能出來(註解的功能),所以我們就乘著這個潮流作了與之相關的專題,為此我們還換了指導老師。

以我過去的個性沒辦法做到的,竟然在東南讓我看到我自己的成長與突破,就像是在驗收成果一樣,帶領一個專題團隊,一起完成任務。也因為大家都有興趣或願意做,所以大家都很願意付出時間與心力,提供點子、幫忙聯絡溝通(當時也因為大家各自找了很多幫手,所以除了組員外又多了很多幫手幫忙)、借器材設備等。一切很順利的完成了專題。

2012

到了2012年上半年,又要準備畢業了,因為東南科技大學只讀兩年而已,而我為未來的禱告還是持續的,繼續的懇求神的引導與帶領,這次因為要大學畢業(學士學位)了,所以也就不想再轉學考了(再重念大學),這次想說應該要去當兵了,也跟家裡、教會、學校老師討論過後,都覺得不要再轉學考了,但是可以是是看考研究所,其實我沒有想過要考研究所,想說有機會就試試看,只是我禱告的方向還是一樣的,我希望不要影響我的信仰,因為我怕我有學校念就忘記神了,或者因為課業壓力太重而放棄信仰等。

接下來,我就開始準備我的備審資料,目標是一樣的,都是以沒有考試的學校為主,只是這次我很不要臉的都填了很不錯的學校(台灣大學、政治大學、臺灣科技大學、臺北科技大學),我想說反正考不上就去當兵而已(而且這些學校都是很看學校血統的,跟本就是注定要被踢的XD),且報那麼多間報名費有點貴,雖然每一間都報一個科系而已(資訊管理或資訊工程)。

感謝神的是,因為這次等於算是我第三次做備審資料,過去有很多攝理的哥哥姐姐幫我整理資料,教我怎麼製作,我也問了很多人的意見。這次因為已經準備了很多次,所以我就稍微把之前的備審資料整理整理,整理得更精簡,且因為這一年來又增加了更多經歷與作品(學校、攝理以及參與攝理哥哥姐姐公司的專案),所以備審資料就更豐富了。

就在我準備備審資料的途中,攝理有一位哥哥也幫我看了看我的備審資料,他覺得我很適合去報名數位媒體類的系所(原本我要報的都是資訊管理或資訊工程),而且以我以前的個性,我跟本不會去聽人家講什麼,畢竟我專科一直是資訊管理念了七年,之前報台柯大資工系的轉學考還備取一差一點就上了,我跟本不覺得我要去念數位媒體相關科系,但是因為攝理總是教導,神會透過各種方法動工,其中一種就是透過人,不管這人是你的好朋友、討厭的人甚至是仇敵,但因為能幫助你的就是那個人,神就會透過那個合宜的人動工。

而這位攝理的哥哥剛好就是在研究這相關科系,因為他也有要報考,所以他也推薦給我。因為攝理都這樣教導,且我也經歷過許多狀況真的是如此(當然也有人說,就算不來攝理也知道要聽別人的建議,不過這是我的狀況與個性,就是聽不進去,很奇怪,還好後來來了攝理 XD),所以我就除了那五間學校外,額外在增加了兩個系所,一個是師大的圖文傳播系,一個是臺北科技大學的數位媒體系。

而且神真的是大大的動工,過去在我準備備審資料時就透過很多人天使給予我幫助,這次又更強烈的動工了,因為我東南的班導師剛好過去擔任校長的秘書,所以在我要推甄的時候,還請了校長幫我寫了推薦函,還有我的每個老師都幫我寫了推薦函(因為這些老師過去都有讀過台大、政大,所以就也都幫我寫推薦函)。

真的沒想到、真的沒想到,累積三年的備審資料(第三次做備審資料)、不斷持續增加的經歷與作品,以及強而有力的推薦函,還是沒辦法敵過血統的詛咒(我自己亂猜的,搞不好真的不適合他們系 XD的確,我在台大、政大、臺科,備審資料連及格都沒有,完全沒有口試的機會,也就是說我報的所有資管、資工系的研究所全數落榜。反而!是後來攝理哥哥給我建議的那兩個數位媒體相關科系都錄取了!而且師大還是以榜眼的分數錄取,這真是太讓我驚訝了,這也是更讓我體會神會透過各種方式來動工,其中一種方式是透過人。過去的我,什麼都想靠自己,總是想說自己最可靠,我錯了...不管有沒有體會這件事情,現在的社會也傾向於團結合作了。

而在2012年,我又去了月明洞,上次是冬天去的,這次是夏天去,的確,在不同的季節,月明洞都有各式各樣的變化,尤其在韓國的月明洞地區(大田),四季變化特別明顯、分明。而且月明洞又有新的建設(這是要蓋一個非常大的建築物,就是聖子愛之家),而第一次去時(2011年冬天),都要在類似鐵皮屋中吃飯,現在則是有更好一點的地方可以吃東西。不過這個建築物(聖子愛之家)還沒完工,若完工又是另一個新的里程碑。

上次冬天到月明洞,因為都被大雪覆蓋(雖然當時正在退冰),所以每漂亮但是比較沒辦法去太多地方,這次因為是夏天,所以我們就可以去走山行步道,月明洞真的好大,也有好多路線,跟著走幾次還是都記不起來怎麼走。而這次很感謝神的是,我們除了去月明洞外也去體驗了韓國的文化,也去了些韓國的景點才回台灣。對於一個很少出國的我,直恩是大開眼界,上次因為第一次出國,什麼都不懂,只跟著走,也沒辦法好好的看看國外的樣子,這次就好多了,會完成一些上次沒有完成的遺憾。

2013

很感謝神,在我到學校報到前,確認我真的已經完全正式成為學生前,我每天都不敢想像,我一直覺得這是在作夢,我好怕我的錄取通知單弄不見,或怕我錯過報到的時間。也不斷的禱告請神引導,不管去那個學校都唯有感謝,也禱告希望我上研究所後不要驕傲,不要忘記神的恩典與引導,信仰不要消失,一定要繼續與神一起度過生活。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讀師大(台灣師範大學,和平東路),當初因為上了北科大跟師大,所以就有在抉擇要去哪裡報到,當我到了師大後,我馬上就很想要讀師大,就像前面提到的(參與2009朝恩牧師 攝理教會 聖靈聚會),我發現我其實很喜歡音樂及藝術,而師大就是充滿人文氣息的地方,過去我都一直讀科技大學,未來我也以為我會繼續讀科技大學,那種工科、機器、硬梆梆的感覺,其實不是我想要的。)但是我來到師大後,我感動到快哭了,因為這是我喜歡的感覺,我喜歡這樣的人文氣息,這些神都知道並且引導我了,真的感謝神。

到了2013年大概年中後,這時候我的問題漸漸出現了,雖然我有很多個性已經被修造(過去也經歷了很多的問題),但是我的歷練還不夠,而攝理中來來回回的人很多,有新加入攝理教會的人(因為還修造不足很容易傷害到我們攝理人的心),還有離開的人,以及組織都會定期變動(剛好在2012年,也就是去年底),相處的人也都會改變,這時候就讓我原本習慣的環境改變,一時之間適應不過來,經過了半年,終於問題越來越嚴重,我就開始產生了很多負面的想法,內心感到很受傷,這段期間也讓我體會到,為什麼有很多攝理人會離開,因為中心動搖的關係,攝理強調要以耶和華神為中心來度過生活,但是當時我的中心偏掉了,所以我就開始感到非常辛苦,那時候我心情、內心都很受傷,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一直向神禱告,請神救救我。

在畢業,升學的那個暑假,我第三次去到月明洞,這次也是夏天,而我這次不是去觀光的。這次我去的是當月明洞的工作大隊,因為月明洞很大,有很多來自各個國家的國際志工會一起參與月明洞的建設,但是其實這些志工並沒辦法幫上很多忙(除了當了很多次志工的人以外),因為大多數的志工沒有來很多次,很多東西都很陌生,所以比起原本就在月明洞建設的哥哥姐姐們,反而這些志工需要被帶著做,而我也是那被帶著做的其中一人。

每次我心情很辛苦的時候來到月明洞就會讓我得到很多力量與感動,就像是我很喜歡參與攝理教會的晨更禮拜一般,但是我很多時候是因為太辛苦所以其實我跟本不想來,而每當我來了之後,總是都能充滿著力量回去,這次也不例外,過去個兩次也是這樣,總是在我快撐不下去的時候,神就會引導我到月明洞來充電(因為前往月明洞的團都是主動報名的,但因為我心情很低落所以都不想去,而那時卻會有哥哥問我要不要去,總是在我很沒力量的時候,所以真的很感謝神的動工與引導,總是瞭解我需要的一切)。

因為這次是是參與月明洞工作隊,所以比起來月明洞參觀的,更可以接觸月明洞的花草樹木,瞭解這一切建設是多麼不容易,當親自下去做一個月,才發現月明洞真的太大了,怎麼做了半天才那麼一點點。而這次在工作隊也立下了爬山條件,每天在月明洞清晨禮拜結束我就去爬山(克己峰),在吃早餐前下山,如此持續了一個月。還在工作中被月明洞教會的牧師認出來,是不是每天清晨都會去爬山。而且其實,清晨6點前上山是禁止的,畢竟天都還沒亮,什麼都看不到其實是很危險的。但是因為很想體會鄭明析牧師過去小時候在月明洞山上修道的生活,所以也想爬那一樣的道路,爬到後來,甚至不用用手電筒都可以爬(但是這是非常危險的我承認),天亮前就到山頂了。

在回來的那天清晨,因為牧師在工作中揭發我每天都去爬克己峰,所以我們台灣某幾個攝理人(一起要在同一天回台灣的),就揪團一起在最後一天上山,並拿著台灣國旗到山頂上拍照,留下來美好的回憶。要走之前還認識了蒙古攝理教會的姐姐,因為他剛好也要到機場,所以我們就一起搭車過去。在月明洞,因為總是有來自攝理教會在各個國家的弟兄子妹,所以總是會認識很多不同的人,可以交流、學習、成長,一般我們都是用英文、韓文或比手畫腳 XD

很感謝神,那時候從月明洞回來就緊接著開學了,期待的研究所終於開學了,在師大(台灣師範大學)也有攝理教會的弟兄子妹(有各個攝理教會不同分會的),而大家剛好在一起約固定禱告(固禱),所以我就參加,跟著大家一起禱告,漸漸的我內心得持續的得到更多的力量,我都沒有跟大家說我心情受傷了(在去月明洞前),但是透過跟大家一起禱告,我覺得我又漸漸有力量了,而且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後,我感覺我的信仰又更家堅固了。

到了2013年底,2014年初,隨著研究所的開學也快過了一個學期,漸漸的也上了軌道,因為有很多的不適應,很多事情要自己來、自己問,不像大學都會通知,會有班長交代一些學校的資訊。所以花了一些時間適應,我發現我適應環境需要一點時間。且我們這個系所畢業門檻的學分很多,所以就拼命的修課,另一方面則是尋找指導教授。

因為要跟指導教授至少相處兩年以上,甚至可能會到四年,所以特別的謹慎,過去半年前就有開始打聽並實際跟指導教授見面、修相關的課程來瞭解教授,為了再度過研究生的生活也不要影響信仰而禱告了非常多,很感謝神的是,後來我所選擇的指導教授真的很棒,給了我很多的空間、時間的自由,也引導我寫論文,一步步的帶我進入指導教授的研究領域,雖然可能沒辦法準時畢業(到目前已經讀滿兩年還沒畢業,還不知道能不能順利畢業 XD),不過至少到目前為止,感謝神的祝福,教授對我很好,引導帶領我,並給我很充裕的時間及空間,讓我有時間學習、成長,至少到目前為止...(我真的是很沒有安全感的人) XD

2014

到了2014年,這整年幾乎都埋首在研究所的課業以及實驗室的研究上,因為師大老師真的很認真的上課,堂堂都紮實。除了努力課業外,我也努力的抓住我的信仰,因為過去也是在做畢業專題、比賽、備審資料,同時也修課、教會、家裡多邊跑,所以已經被鍛鍊過了,過程中很感謝神的是,神賜給我了更多的靈感,讓我也去調整我的飲食、作息,提升我判斷與決定的能力,所以我更可以分辨、選擇事情的優先順序,而很爽快的做犧牲,所以生活變得更遊刃有餘了。這也是其中一項在攝理中被鍛鍊栽培出來的,抗壓性也相對以前更強上許多(越經歷越多的事件,累積了經驗),所以我真的很感謝攝理

攝理中除了許多不間斷的文化活動(運動、藝術、醫療、公益等),也有很多信仰的挑戰活動,因為攝理非常重視聖經話語,所以就舉辦了每日讀聖經、看三十個論話語(聚會話語)、啟示見證文以及每日運動的活動,為期半年,那時我也參加了,真沒想到,當我更抓緊聖經話語、攝理教會三十個論,並更維持自己的健康、生活作息的規律等的時候,我才體會到為什麼攝理這麼重視聖經話語,為什麼會以這個(聖經、話語)為攝理的核心。

因為攝理教會所教導的內容非常仔細,很仔細的介紹了聖三位、主,看得見以及看不見的世界等內容,但是因為量非常的龐大,很多時候聽過之後就都沒有再次的複習,很快就因為新的內容,又很多自己的課業、工作,或生活,很快就會忘記聖經話語的內容(禮拜聚會、三十個論、聖經、啟示見證等),所以當我因著這個信仰活動而挑戰每天固定複習一定的聖經話語的時候,我發現我可以成長的更快(不管是在信仰上還是在生活中),因為其實攝理教會都有教導,但是因為聽過很快就忘記了,如果再一忙就更不可能在生活中實踐了,那就更無法成長了。

即使這樣的信仰活動結束,我下定決心,如果可以,我希望我能夠持續的做下去(每天讀經、複習聖經話語、啟示見證、運動),直到了現在。因著這樣的關係,我發現我比起過去更能夠抓到跟神相處的感覺(過去只是大概的感覺、判斷是神的動工,但是因為話語中教導非常多確認的方式,所以就想要更進一步的確認、感受神),而且我想更深入的認識鄭明析牧師、鄭朝恩牧師(復興講師)、鄭範錫牧師,因為他們竟然能夠教導得這麼鉅細靡遺,一定有還有什麼是我沒學習到的,我很想多看他們是怎麼跟神靠近的,也像他們一樣能夠更靠近的與神一起度過生活、度過更有價值的人生。

2014年暑假,也就是要升碩二的暑假,這次我第四次去到月明洞,之前說的月明洞教會,還再繼續建設的「聖子愛之家」已經完工了,不過還沒正式啟用,很感謝神的是我們卻可以搶先使用,在裡面禮拜、吃飯,也有更便利的廁所等現代設備。過去在剛開始開發月明洞的時候,大約是1991年左右,月明洞是只有土跟石頭的偏僻山區,後來漸漸的引入了電源、種植樹木、建設了造井、排水系統、運動場、池塘、庭子、草皮,而且在建設過程中還要不斷的持續管理、維持過去建設好的部分,還要不斷的在建設其他新的設施,後來開始一個個建築物誕生(參考月明洞照片:http://wmd.god21.net/),雖然我2011年才開始去月明洞,但是光是這四年中,每一年我就看著月明洞快速的發展、建設,到現在的便利度已經不像是到偏僻的山谷,很舒適。

而去年(2014年))這次我是跟台灣的學生們一起組團來到月明洞攝理教會其他國家的學生們交流,我們一起運動、一起爬山、一起參與各式各樣當時在月明洞舉辦的聚會及活動,聊聊彼此在課業上、生活中以及信仰上的經歷與故事,聽聽神也在別人身上如何動工,如何鉅細靡遺的照顧、呵護並帶領著每一個人,真的得到很多的力量,聽這每個人的故事、不同的國家文化、家庭背景,經歷種種相信主,認識神的過程,更認定了這個宗教、這個歷史是沒有錯的,如此更確實的體會到了。

而且一直在自己的國家或教會,真的無法瞭解到攝理發展到多麼大的規模,一定要更多的交流、學習、經歷並看見,才會看見神帶領的規模超乎自己想像,也更珍惜自己能夠來到這裡,珍惜每個學習、交流的機會。

回到了台灣,又是一個新學期的開始(碩士二年級上學期),信仰也從去年到現在,一年半的低潮期間漸漸的回到正軌,再次燃燒起初的愛

-----我是分隔線-----

2014年很快就到了尾聲,到目前也已經在攝理教會待了好幾年了,說長也不長,但是在攝理真的經歷了好多。很感謝神的動工,從過去不讀書、家人只要求我不要吸毒混幫派的我,到現在讀上國立的研究所。個性與想法上從厭惡人也被人厭惡到現在跟大家能夠一起合作。社會經驗與知識技術的實務上也不斷的持續累積,在攝理充滿著各樣的挑戰與機會。如此極大的轉變,每當回想起來過去的種種,總覺得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真的感謝神的引導與帶領,感謝神救援了我,把我引導到攝理歷史!

也因著我的改變,看著家人從二十幾年前開始(結婚後)不斷的吵架,到現在可以說幾乎完全聽不到吵架聲。從過去超級反對我到教會的阿嬤,現在則是在親戚面前不斷誇獎我的好(早起、運動、認真讀書、很活潑)。從過去常常跟老師、同學處不好,到現在常常跟同學能夠互相幫補、砥礪,彼此幫助成長。自己的個性上也更懂得靜下來、沈得住氣、思考,眼光放得更遠...等等的,我只能說這真的是太不可能了。

還有很奇妙的是,過去我小時候常常做惡夢、被壓床,也很怕黑,後來來到攝理教會學習後漸漸的瞭解了自己、瞭解這個世界,夢中的內容就開始改變了。從常常做惡夢,每天都在差不多的夢境內容被可怕的事務追、或者被鬼壓床,從驚嚇中起床的狀況(非常頻繁),到我現在常常夢境中會有不同的內容、地點、劇情,甚至看得到很多人,若硬要說這是隨者年齡的成長而有的轉變,我覺得是非常牽強的。因為攝理也很確實的教導關於夢的部分,所以可以透過夢瞭解自己靈魂的狀態。

攝理教會教導非常多確認的方法,反而來到攝理的我變得更佳理智,且更懂得從多方面去做去做確認,對於怪力亂神的宗教信仰就更懂得分辨。

連作夢都沒有想到的人生轉折,過去我以為這種人生轉捩點不會發生在我身上,但真的沒想到我也遇到了。才真的體會到,耶和華神真的是愛著我們的神,時常看顧保守我們的神,不論我們相不相信祂,但神都還是引導我們,救援我們,直到我們生命結束的那一天。而這些我都是在攝理學習到的,因為來到攝理我才明白了這一切,真的很感謝。

這一切就是我在攝理教會的回憶、經歷,以及與神之間的故事,而這故事還沒有結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點點滴滴

點點滴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曾參加教會的女孩
  • 網路很多攝理教的負評,唯有你的還算是正評。想請問你的生活圈是不是都在教會,和學校同學不是很熟,有時甚至不屑熟?
  • 我有看過很多網路上的負評,但是這些負評跟我實際接觸過的攝理教有很大的落差,如果就像你的稱謂上說你曾經參加教會,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像我一樣,感覺攝理教實際上的運作跟網路上的負評有很大的落差?!

    我的生活圈醒著的部分可能只有10%左右是在教會,其他時間我也參與了很多各式各樣的活動充實自己,教會只是我生活中的一小部份,不是全部。

    的確我跟同學不是很熟但不是不屑熟,畢竟我目前是研究所,所以比較熟的除了以前同學外就是實驗室的同學,更多的是我參與其他活動的朋友等等。

    很謝謝你願意看這文章,我接觸攝理教的前後都有看過很多負面的內容,而這文章只是想表達我來到攝理教的經歷,也不是特別想幫攝理教說什麼,出發點是想記錄我透過攝理教認識耶和華 神後發生的種種故事跟點滴,因為我們整個家族都不是信基督的,所以這對我以及我的家人來說都是很特別的經歷,剛好最近比較忙,不然我還有好多故事想寫,我個人的、甚至我和家人一起經歷的種種故事。

    點點滴滴 於 2017/05/25 21: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